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专稿 > 独家新闻 正文

文县急需“心理援助”

来源: 每日甘肃  作者:   2008-06-02 10:00  编辑: 晴朗


  每日甘肃网文县讯(特派记者莫兴邦)文县县城报道:5月30日早7时,经过短暂的4个小时修整后的“心理干预小组”9人,分批来到文县重点高中文县一中和重点示范性初中文县城关中学,对灾后孩子们存在的有关心理问题进行心理干预和疏导。

  “心病”很重的师生

  “我们太需要心理专家来到学校给孩子们做心理开导了,不仅孩子们现在很需要你们,我们也盼着你们早点来,因为你们是第一批来到我们中学的心理专家啊!”文县一中校长尤玉祥激动地和记者说道。“自从地震发生后,学生们一直处在惊恐的状态之下,5.12汶川大地震对文县的影响很大,当时文县漫天尘沙飞扬,多少年来我们都没有经历过这种地震,更别说学生们了,很多学生对学习充满了厌倦心理,甚至对前途不抱任何的希望.......”尤校长说。

  自5月19日开始,文县的各个高中的高三高考班陆续复课,但由于受地震的影响文县一中所有教学楼全部成为危房,不能再继续使用,“一号教学楼被震成三部分,从整体上被分割,从外面看好像是一栋好楼,但实际上里面的教室四壁都有很大裂缝,已经被彻底损坏了。”该校一位主管后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他介绍,校园里只有试验楼损坏的较小,所有的老师现在只能在实验楼的一楼临时办公,至于什么时候结束谁也不知道。而已经复课后的高三学生只能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上课。“显然,‘心理干预小组’成员们的到来,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很多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的学生们开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开始与他人交流。

  “假如没有地震,我也许永远都不会流泪,可是这次地震我害怕了,我家在农村,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我不知道家里人的情况,真的,我害怕极了......地震后一开始我们没有饭吃,因为所有的饭店都关门了,我们没有地方去吃饭,房子也裂了,没有地方住,好几天之后我们才搬到帐篷里住,可是太热了,因为没洗过澡我们很多同学身上都起了痱子。”一位高三复读班的女生华林(化名)哭着告诉记者,她说她以前从来没有哭过,可这次她真的“怕了”。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高三的孩子们,高考本来就让他们已经够紧张的了,这次地震他们的心理更受到打击,地震发生的5月17日,我们做了一个问卷调查,超过70%的学生都想高考快点结束,学生们真的受苦了。 ”尤校长说道。

  在他们上课的时间,为了不再打扰准备高考的学生们,在场的记者均停止了拍照,并轻轻地离开了教学区。

  和面临着高考的学生们一样,同样面临着中考的文县城关中学初三年级的孩子们也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准备着中考。而城关中学的所有教学楼和办公楼也同样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些楼都是‘名存实亡’的,已经严重‘骨折’了,省建设厅的专家们经过仔细鉴定后说应立即停止使用,马上拆除,可是拆了我们几百名学生到哪里上课去啊!连个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了!”该校校长梁贵平感伤道。他还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没有收到一点社会的捐助,他们现在用的所有帐篷都是兰州军区红军师某部本来的宿营帐篷,现在全给他们的学生们使用了,而战士们只能住在露天里。“我们没有吃的,解放军叔叔们还免费给我们做一日三餐。”一位刚参加完模拟考试的初三学生哽咽着说道。她还告诉记者,她的家也在农村,她很想家,“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家”还在不在?地震后我再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中午,就在记者将要离开时,兰州军区某部已经给孩子们准备好了午餐,该校的学生也在老师的安排下有序地就餐。

  背着竹篓千里寻儿的母亲

  记者在文县一中采访时,见到了来自文县十方乡原平村(音)约50岁左右的村民姚黛玉(音),当时背着背篓的姚黛玉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学校的栏杆旁,等着学生们下课。

  半个小时后,下课了,在从老师那得到消息的张斌(音)匆匆赶到母亲身边,那一刻母子失声痛哭。这位母亲告诉记者,自从地震后,由于通讯不畅,她一直没有收到儿子的消息,无奈之下只能步行20多公里从山里赶到县城找儿子。“我早上5时就出发了,翻了两座山又步行20公里才赶到,我给儿子带来了吃的。”见到儿子平安后的母亲高兴地说道。

  我们需要你们的关心

  5月30日18时左右,记者与“心理干预小组“的两位队员,再次来到文县城关中学,对该校学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以便疏导学生的心理,帮助他们恢复正常心态,尽早进入学习状态。

  “你们没来之前,我和我的同学真的很害怕,因为我们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现在一点学习的心思也没有,不是没有中考的压力,而是面对着书本可心里总想着是不是地震了,我的父母还好吧?"肖悦告诉记者,她第一次见到我们时,并没有主动交流,而是等待着.记者第二次在文县县城的街道上见到她时,她却主动地给记者提起了电脑包。

  该校的另一名学生说到5.12地震那天的情景时,不仅又紧张起来:“我们真的需要你们的帮助,看到你们我们安全多了,地震那天时我感觉文县两边的山都要塌了,似乎整个县城就要被埋葬了,世界末日就要来了,我们不知道到哪里去躲避。然后,停下来之后我给家里人打电话,可是怎么也打不通了......“说着,小姑娘大哭了起来。

  该校九年级1班班主任杨国琴感伤地说道,:“真的,你们从外面过来这个行为就让我们的心理受到极大的安慰,我们感到了还有人在关心着我们。你们上午走后,我的一位学生告诉我,在大山深处的文县受到了你们的关注,他根本就没有想到。“

  我们的爱心在传递

  就在记者做完心理辅导急忙赶回文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发稿时,文县的街灯亮了,街边帐篷里的人们晚饭后已开始散步纳凉,为了第一时间将这里的采访报道发出去,我们“抢占”在指挥部唯一可以上网的两台电脑前飞速敲击着键盘,蚊虫的叮咬已没有了感觉,坐久的双腿早已麻木,第一篇稿子发出去了,赶紧理理思路写第二篇,正写得饥肠辘辘时,电脑边多了三碗方便面,文县县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热情的招呼我们:记者同志,先吃点吧,你们忙了三个多小时,还没吃晚饭,别累坏了身体。朴实的话语,让我们内心感动,爱心的传递使每个人更加坚强。

  昨天,甘肃省职业与成人教育协会心理咨询教育工作委员会“心理干预小组”共为文县近2000多名师生进行了心理干预,针对“5、12”地震造成部分学生情绪恐怖、害怕、紧张、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等心理异反应和不良情绪,结合中考、高考即将来临,师生思想压力加大等实际问题,采用群体疗法和“一对一”的心理疏导干预、放松疗法等不同形式,从“思路决定出路”、“选择大于奋斗”、“换种心态看人生”、“换位思考”等几个方面做了专题心理疏导,使师生们得到了一次很好的心理安慰,极大地缓解了当前师生的紧张情绪,消除了部分学生的严重恐惧心理,受到了广大师生和家长的热烈欢迎。

  5月31日,心理援助小组一行将深入到文县受灾最严重的碧口地区各中小学,利用“六。一”国际儿童节这一特殊的时刻继续开展心理援助活动。同时,采用向学生发放“足球、蓝球、书包”等学生用品进行行为疗法。之后,心理援助小组还将深入文县最大电力枢纽站--碧口早阳变电站,对连续奋战在电力抢修一线的100多名电力专业技术人员及武警官兵进行心理干预疏导。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